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文章

菲律宾、马来西亚与欧美打响“垃圾战”

日期:2019-06-13

菲律宾、马来西亚与欧美打响“垃圾战”

3月22日,菲律宾马尼拉的一条河里漂着塑料垃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准备庆祝吧,你们的垃圾就要回家了”一切始于2018年夏天。 每天深夜,夜半钟声响起,郑年荣立刻关门、封闭窗户,然后坐下等待。

他知道会发生什么。

没过一会儿,房间里就充斥着犹如橡胶燃烧的辛辣气味,把他呛得咳嗽连连。 一连几个月,这股怪味每晚准时光临。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郑年荣找到了怪味的来源:一些非法回收工厂趁夜偷偷焚烧塑料。 2018年1月1日起,中国全面禁止从国外进口24种“洋垃圾”。

绿色和平组织称,禁令赢得了环保主义者的大声喝彩。

在那之后,美国、加拿大、英国和日本等国的大量塑料垃圾被运往新的目的地——东南亚。 据BBC报道,从2018年1月到7月,万吨塑料垃圾登陆马来西亚,令这个风景如画的国家成为全球最大的“洋垃圾”出口目的国。

“洋垃圾”无处可去,被堆在港口。

由于紧邻马来西亚最大的港口巴生港,郑年荣居住的仁嘉隆镇被迫接纳了涌入该国的大多数垃圾。 邻国菲律宾的情况没好到哪里去。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菲律宾的“洋垃圾围城”早在2013年6月就开始了。 当时,一家加拿大公司陆续将100多个集装箱从该国首都渥太华运到菲律宾首都马尼拉。 报关时,它们被描述为“可回收循环利用”的塑料废品,但集装箱一打开,人们震惊了:总计超过2500吨的生活垃圾散发着恶臭,不仅有厨余垃圾、塑料袋和塑料瓶,还有废电器、旧报纸、成人纸尿片。

愤怒的菲律宾政府立刻要求该公司将垃圾“从哪儿来的运回哪儿去”,并致信加拿大政府,要求其协助运走垃圾。 然而,据美联社报道,加拿大政府表示,该国没有法律能约束企业收回垃圾。

围绕这批谁也不想要的垃圾,两国展开了漫长的攻防战。 30多个集装箱被扔进菲律宾的垃圾填埋场,剩余的60多个滞留在马尼拉附近。

菲律宾指责加拿大违反《巴塞尔公约》,该公约旨在遏制越境转移危险废料,双方都是缔约国。

对此,加拿大的反应始终不紧不慢。 直到2017年,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才表示,已解决阻止政府行动的“法律障碍和限制”,理论上“可以将垃圾收回”。

但长年的拖延激怒了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 据美联社报道,他在今年4月底再次强烈要求加拿大尽快行动,并设定5月15日为最后期限。 “我将向加拿大宣战。

再不处理垃圾,我就装船给他们运回去。 ”杜特尔特催促道,“我不管他们怎么处理这些垃圾,实在不行就吃了吧。 ”“加拿大人,准备庆祝吧,你们的垃圾就要回家了。

”他说。

5月15日到了,北美毫无动静。

菲律宾外交部16日宣布,召回包括大使在内的多名驻加外交官。 5月22日,杜特尔特的发言人萨尔瓦多·帕内洛表示,总统已下令将垃圾运回加拿大。

“显然,加拿大并未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加拿大将菲律宾视为垃圾场,菲律宾人民感到被严重侮辱了。

”帕内洛说,“菲律宾是独立的主权国家,不能被其他国家视为垃圾场。

”“他们不明白,这种气味在慢慢毒害他们”在马来西亚,情况更为复杂:欧美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运了垃圾过来,有些是从罗马尼亚和塞浦路斯远道而来的。 BBC称,数量庞大的垃圾不是被填埋了事,而是催生出一些非法回收工厂,整个“产业”价值高达亿美元。 根据当地州政府的统计,仅在仁嘉隆镇所在的瓜拉冷月县,就有33座非法回收工厂。

其中有些靠近生产棕榈油的植物园,有些毗邻城市。 “怪气味出现有一阵了,只是在2018年8月左右逐渐恶化。

”郑年荣告诉BBC,“我开始不舒服,经常咳嗽。

后来我发现原因是这些非法工厂,非常气愤。

”塑料垃圾被回收后,通常被分解成微粒,再交由其他工厂制成各种类型的塑料产品。 但并非所有的塑料都能回收利用,因此合法的回收工厂会剔出无法再利用的塑料垃圾,运到垃圾处理中心——这道程序需要花钱。

非法工厂当然不愿花这笔钱,所以不是就地掩埋,就是以更方便、更常见的方法处理——烧掉。 “夜里我根本无法入睡,因为气味太浓烈了。

我身体乏力,像僵尸一样。 ”当地居民恩古对BBC说,燃烧塑料的恶臭让她咳个不停,直到咳出血块。

某一天,她发现自家附近藏着非法回收工厂,而且不止一座,东西南北方全有,她被包围了。 离工厂越近,人们受到的伤害越大。

住在离非法工厂仅有1公里的地方,贝拉·陈11岁的儿子深受影响。 “他起了很多疹子,肚子上、脖子上、腿上和胳膊上……他不断脱皮,碰一下就疼。 我很气愤,为儿子的健康担心,可是我能怎么办?空气里充满怪味。 ”她对BBC控诉道。 “燃烧塑料产生的气体是致癌物质,最终可能导致癌症。

”新加坡国立大学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系的唐彦华对BBC指出,“短期内大量吸入这些气体,你会呼吸困难……可能影响到你的肺。 如果长期暴露其中,致癌物质就可能发生作用。 ”对这些危害,很多当地人毫无了解,因而无动于衷。 “许多人只想简单度日。

”当地居民泰伊对BBC说,“他们只会说,‘这味道太臭了’,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他们根本不明白这种气味在慢慢毒害他们。

”“老是闻怪味,你的身体就习惯了。 ”有当地人打趣说,“没准儿还能对健康有益呢。 ”“尊严的伤口从未愈合”如今,马来西亚政府已将仁嘉隆镇的33座非法回收工厂全部关闭,镇上几乎不再有怪味了,但洋垃圾依然堆在那里。

地方政府处理掉了很大一部分垃圾,但当地留下一座4000吨的巨大垃圾山。

对只有3万人口的小地方来说,这是个大问题。 围绕垃圾山走一圈,你能看到来自很多国家的塑料垃圾,比如印有英国几家著名超市商标的购物袋。 如何处理它们,成了令马来西亚政府头痛不已的难题。

据该国《诗华日报》报道,马来西亚气候变化和环境部部长杨美盈表示,在若干解决方案中,最可行的是把垃圾运到水泥厂烧掉,燃烧产生的热量还能用于生产。 不过,这个方案代价很高。

“我们估计,光是把这些垃圾运到水泥厂就需要约250万林吉特(约合人民币412万元)。

”她说,“我们意识到,首先必须清走这座垃圾山。

”然而在马来西亚,存在非法回收塑料垃圾问题的不止仁嘉隆一个镇。 当地官员表示,他们可以关停非法工厂,但工厂老板随时能到别处重新开张。 人们怀疑这很难杜绝,除非全面禁止进口塑料垃圾。 “控制好源头和海关,我想会大大减轻塑料垃圾污染的问题。

”杨美盈说。 5月21日,就在杜特尔特下令运走垃圾的前一天,杨美盈宣布已开始将不可回收的塑料垃圾运回源头国。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她透露已有5个集装箱的塑料垃圾回到源头国西班牙,并要求“这些国家必须对自己的垃圾负责”。 5月11日,187个国家在瑞士日内瓦签署协议,同意将“限制塑料废物贸易”加入《巴塞尔公约》,以应对全球塑料污染。

美国未签署这一协议。

据《纽约时报》报道,加拿大环境与气候变化部部长凯瑟琳·麦肯纳5月22日称,该国一家公司获得了运回垃圾的合同,将负责把6年前运走的垃圾接回。

全部工作预计于6月底完成,所有费用由加拿大政府支付。

对这个来自北美的承诺,菲律宾环保组织“禁止毒物”并不认可。 “加拿大政府说,他们的政策有漏洞。

这警示我们,他们运回垃圾的承诺可能一再落空。

”该组织在一份声明中称,“(菲律宾的)尊严的伤口从未愈合。

”SourcePh"style="display:none">。

宠物狐狸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www.330627.com宠物狐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