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宠物美容 > 文章

【走读文昌】铺前:完全是一个假象把真实掩盖了起来的世界

日期:2019-05-15

    假象把真实掩盖了起来的世界文/自游人阿端图/走读家-阿端微信/duanpic  即使是现在,朋友说要到海南旅游,让我推荐一些好玩的地方。

这是我最尴尬的时刻,说不出。   这么多年,海南名声在外,大红大紫,但已然是战略国际旅游岛的海南在旅游上给人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几个热词上:三亚,大东海,亚龙湾,尤其是三亚,大多数内陆人对于三亚的浪漫期待,在早些年像着了魔,现在三亚已是“东北省”的三亚。

    三亚不等同海南,明知如此,但除了三亚,又能去哪里游?这是非常尴尬的事情。   海南岛孤悬大陆太久太久,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这些文化是神秘的,也是内陆游客感兴趣的,但怎么去旅游文化?    海南的文化远比大海蓝天更吸引人。

即使是在海南岛到处拆迁到处大建楼盘的背景下,一些年深日久的东西仍鲜活地存在着,在大街小巷,在城市乡间。 在海南岛东北部海边一个叫铺前的小镇,看着犹如要断气。     作为一个老海口,老老吴与我并肩走在铺前那破破烂烂的骑楼胜利街上,他说,东走西走,不是海口就是铺前。 我从老老吴这句话中,感到铺前在历史上不可小觑的地位。

    去铺前,胜利街骑楼是游客必去的地方,这么多年过去了,骑楼越来越破败,很多都只剩下一个空架子,在本地人眼中,这是没有什么好看的。 但在文化人眼中,骑楼却又是非常了不起的,在那个年代铺前人远赴南洋,赚了钱拿回家乡建设起一栋一栋南洋风格的小楼房,也正是这个有别于本地风格的小楼,划分了铺前与其邻镇的地位。     铺前已经很老了。 在营业的理发店,设备非常的老旧,招牌看上去也颇有年代,还是繁体字;在一家配钥匙修理钟表店,老师傅正在给顾客找钱。 我上前去,生意好不?他说,还行,一辈子都干这个,不知道做什么,并指对面,这是我儿子。 这时那位顾客,主动搭讪,指墙上挂的大圆钟,说是他(修钟表的师傅)自己做的,很准,我看到他满脸的骄傲。     在钟表店门口,有一辆非常旧的单车,吊着一张纸牌,上面用毛笔写着单车出售,还是繁体。

我很好奇,这么破旧的单车也在出售,想必应该是古董,我问老先生,这多少钱,50个银(元)。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我仔细看这车,上面还隐约看到日本两字。 而那位顾客,又过来搭讪,说这车不行,轮毂是铝的,并马上拉我去看他的车。

    原来他是骑单车来的,他指着自己的单车,你看我的轮毂是铁的,生锈的。 我一头雾水,生锈的就比不生锈的好?我看见他这么有意思,我说你骑下我帮你拍个照,他竟然不同意,理由是,这样的照片让别人看到了败色水(丢面子),我非常的无奈    我打算走人,谁知他又说他家有什么宝贝,他自己做的,问我去不去看?我说今天没时间了,下次,并礼貌性说,你留个电话。 老先生随即翻出一本小小的笔记本,找出一个电话,让我记下来。 我说下次来拍照会打电话,谁知这老先生说,我没有钱的,拍照不要收我钱。

我大笑,不收钱,免费,听我这么说这下才放心了。

    我走不远又听见他在后面大喊,是拿来这里看还是去我家看?我回头,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之后我猛然意识到,这个手势老先生知道什么意思没。     离开有趣的老先生,动身去鼎鼎有名的溪北书院,这是海南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几大书院之一,建于清末,与潘存有关,没想到的是在这里竟然还遇上潘存后人。

溪北书院已经非常的破败,书院里的两棵大叶榄仁倒是引人注目,那应是超百年的古树。     有个别细心的游客或许会发现,门匾“溪北書院”四个大字的“書”是错误的,少了一横。

但这个牌匾落款是清末著名书法家杨守敬,书法家为什么还会写错牌匾呢?后人这样解说,这正是书法家的巧妙之处,书笔画没写完正好寓意“读不完的书”。 有才,不得不服!    铺前有一种美食,叫糟粕醋,这种吃的东西在我眼中,简直就是一种乱七八糟,酒糟、生菜、海鲜、内脏,好像就是把所有的能找到的东西绞在一起,卖相没有也罢,味道发酸发馊,吃这东西,我从来都是拒绝的。

  糟粕醋在海南话里应该就是“dabousou”,也就是女人的醋的意思。 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几乎与铺前划等号,而游客也是闻其名,来铺前必吃一碗糟粕醋,我非常的不理解。

    一天光阴,铺前之行,举目破败,但又处处充满了文化与历史的厚重感,就连大街上的老先生也非常的有趣,但这种的有趣的前提是要懂海南话。 在我看来不懂海南话,想融入与了解海南文化,我看并非易事。

    在今天,能让人记起铺前的应该是铺前马鲛鱼,铺前马鲛鱼被装进精美的包装,运往城市,运往全国,但知道铺前马鲛鱼,未必知道铺前镇,因为铺前只是一个牌子。     铺前好玩吗?显然铺前一点都不好玩,这里不适合旅游。 如果是要旅行,铺前是值得考虑。   在这里你看到的并未就是你看到的,你看到了并不代表你真的看到了。     “在这儿,一切全都似是而非,完全是一个假象把真实掩盖了起来的世界,而真实却往往令人起疑”。

  古巴著名小说家阿莱霍·卡彭铁尔这么说,但我想把“起疑”改成“吃惊”。

  。

宠物狐狸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www.330627.com宠物狐狸 All Rights Reserved.